滬高法[2018]360號上海市高院關于辦理涉眾型非法集資犯罪案件的指導意見

日期:2018-12-06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檢察院、上海市公安局 《關于辦理涉眾型非法集資犯罪案件的指導意見》

滬高法[2018]360號

當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等涉眾型非法集資犯罪新情況、新問題不斷呈現,為提高辦案質量和效率,最大限度追贓挽損,維護社會穩定,確保辦案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根據《刑法》《刑事訴訟法》及有關司法解釋規定,結合工作實際,制定本指導意見。

  一、關于懲治非法集資犯罪的一般原則

  辦理非法集資犯罪案件,要突出打擊重點,注重區別對待,強化追贓挽損,著力化解社會矛盾。

  對于非法集資犯罪活動中的組織、策劃、指揮者和主要實施者,應當重點打擊,從嚴懲處。

  對于雖未直接參與實施非法集資犯罪行為,但明知非法集資性質而出資入股的主要獲利者,應當以共犯論處,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對于偵查、審查起訴階段積極挽回集資參與人財產損失且犯罪情節相對較輕的一般參與者,可以不予移送審查起訴或不起訴。

  對于非法集資犯罪活動中的組織、策劃、指揮者和主要實施者以外的人,雖然犯罪數額巨大或數額特別巨大,但到案后積極(全部)退繳違法所得,盡力彌補本人行為造成的他人財產損失的,應當依法予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二、關于非法集資行為罪與非罪的界限

  認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等非法集資犯罪,必須堅持主客觀相統一原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非法集資犯罪:

  (一)虛構經營業務或者故意作夸大宣傳的;

  (二)明知集資參與人返利過高,或者招攬業務提成比例過高,不符合一般市場行情的;

  (三)明知單位業務虧損,仍通過高息攬存等方式歸還單位債務的;

  (四)曾在其他公司從事非法集資活動被查處或取締,之后又從事相同業務的;

  (五)曾在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工作,具有一定的金融專業知識,參與實施非法集資活動的;

  (六)其他應當認定非法集資犯罪的情形。

  對于被告單位中層級較低的管理人員或者普通職員,如果確有證據或理由表明其并不知曉非法集資性質,而是當作正常經營業務參與實施了非法集資行為的,一般不宜作為犯罪處理。

  三、關于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與集資詐騙罪的界限

  辦理非法集資犯罪案件,應當根據被告人主觀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分別定罪處罰。對于先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從事經營活動,后因嚴重虧損而采用欺騙方法吸收資金用于還債或揮霍的,因行為人的主觀故意內容和客觀上的犯罪對象不同(所涉及的資金應當分別計算和認定),應當分別認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和集資詐騙罪,實行數罪并罰。

  對于多人參與、分工實施的集資詐騙犯罪,其中的組織、策劃、指揮者應當以集資詐騙罪定罪處罰;對于確有證據或理由表明并不知曉上述人員的非法占有目的,可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定罪處罰。

  四、關于單位犯罪的認定和處理

  對于以單位名義實施非法集資行為,全部或者大部分違法所得歸單位所有的,應當依法認定單位犯罪。

  對于個人以單位名義實施非法集資行為,沒有合法經營業務,違法所得主要由個人任意支配、處分的,應當依法以個人犯罪論處。

  單位涉嫌犯罪的,應當指定單位在職員工作為訴訟代表人參與訴訟,以充分維護被告單位的訴訟權利。如果單位在職員工確無參與訴訟的能力或條件,或者均涉案不能作為訴訟代表人的,可以由其委托熟悉單位情況的離職、退休人員、法律顧問等作為訴訟代表人參與訴訟。

  涉嫌犯罪的單位確無合適人員擔任訴訟代表人的,不得將其列為被告單位,但對該單位中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或者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可以按照單位犯罪追究刑事責任。對于相關人員附加判處財產刑的,一般應當按照個人違法所得或者犯罪行為造成他人財產損失數額的一定比例或者倍數予以確定。

  對于涉嫌犯罪但沒有被起訴的單位,如果其名下確有一定數額的財產或者違法所得的,在相關單位人員被定罪處罰后,可以根據所認定的犯罪事實,依法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并發還集資參與人。

  五、關于共同犯罪中主從犯的認定

  在多人參與、分工實施的非法集資犯罪中,原則上應當區分主從犯。除非法集資犯罪活動的組織、策劃、指揮者以外,積極參與犯罪的主要實施者,以及明知非法集資性質而出資入股的主要獲利者,應當認定為主犯。對于接受他人指使、管理而實施非法募集資金行為的次要實行犯,或者僅僅為非法集資提供后臺支持行為的幫助犯,應當依法認定為從犯。

  對于多個單位共同實施的非法集資犯罪,應當根據各自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依法區分主從犯。主犯單位的內部人員之間地位和作用確有差別的,可以區分主從犯。對于從犯單位內部人員,應當一律認定為從犯,但應當根據各自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分別量刑。

  對于只起訴了部分單位共犯的案件,如果確有證據證明被起訴的單位只起次要或輔助作用的,應當依法認定為從犯。主從犯作用難以確定的,可以不予區分主從犯,但應當根據各自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分別量刑。

  六、關于犯罪數額的認定

  通過向社會公開宣傳方式非法集資,其中含有向親友吸收的資金的,應當計入犯罪數額。對于行為人本人或者其近親屬投入的資金,可不計入犯罪數額,但應當優先用于賠償其他集資參與人的財產損失。

  對于非法集資活動的參與者,應當按照其實際參與的非法集資活動計算犯罪數額;其離開單位后,下線人員獨自實施的非法集資數額,不應計入其犯罪數額。

  非法集資單位內部人員相互集資的數額,不應計入各自的犯罪數額,但應計入各自的上線以及單位的犯罪數額。

  對于一次性投入資金未作提取,其間雖有利用到期本息滾動投入記錄的,只需將一次性投入的本金計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集資詐騙的犯罪數額。如果其間確有追加投入的,應當將追加投入金額與前次投入的本金累計計入犯罪數額。

  七、關于自首的認定

  對于等待、配合公安機關處置的行為能否視為“自動投案”,進而認定為自首,應當區分三種情況分別掌握:1.犯罪嫌疑人在被公安機關抓獲前,明知公安機關前來處置,在特定地點等候的,可以視為“自動投案”,其后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的,可以認定為自首。2.公安機關在抓獲犯罪嫌疑人后通常會視情分別采取以下三種管控方式,即刑事拘留、取保候審或者責令隨傳隨到、聽候處置。既然公安機關已經明確犯罪嫌疑人并采取了不同的管控方式,則不再發生犯罪嫌疑人“自動投案”的問題。對于其后配合調查、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的,可以依法認定為坦白。3.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機關抓獲并采取相應處置措施后逃跑的,因其違反公安機關確定的配合調查義務,應當酌情從重處罰。對于逃跑后又自動歸案的行為,不能認定為“自動投案”,但可在量刑時酌情考慮。

  犯罪嫌疑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立案偵查,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被司法機關最終認定為集資詐騙罪的,因兩罪的大部分事實重合,通常并不符合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關于“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規定,不能認定為自首;符合坦白條件的,可以認定為坦白。

  犯罪嫌疑人接電話通知到案配合調查后被取保候審,在取保候審期間繼續從事非法集資活動,之后又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從總體而言,其行為具有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基本特征,可以依法認定為自首,但是對其從寬處罰的幅度需要從嚴把握;如果最終系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的,則全案不能認定為自首。

  八、關于累犯的認定

  在非法集資犯罪案件中,因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犯罪行為往往會持續一段時間,認定其是否系在刑罰執行完畢或者赦免以后五年以內重新犯罪,應當以犯罪行為開始時為依據,而不能以非法集資行為達到犯罪起點數額標準時或者實行終了時為依據。

  九、關于集資參與人的訴訟地位及權利保障

  非法集資參與人,屬于非法集資刑事案件的訴訟參與人,其知情權、贓款返還請求權等權利,應當依法予以保障。

  對于集資詐騙犯罪被害人提出由其本人或者委托的訴訟代理人參加庭審等請求,一般應予準許;但被害人人數眾多的,可要求其選派代表參與相關訴訟活動,以保證審判活動順利進行。

  十、關于遺漏集資參與人及請求追加起訴的處理

  在非法集資犯罪案件中,因人數眾多而遺漏集資參與人、需要追加起訴的,一般應當安排在一審開庭審理前依法進行。一審庭審后,被遺漏的集資參與人直接向法院主張權利的,法院應當將相關證據材料移交檢察機關先行審核,在檢法辦案人員審核確認以后,可以參與涉案資產分配。

  十一、關于追繳集資參與人的非法收益及被告人的退賠

  向社會公眾非法吸收的資金屬于違法所得。以吸收的資金向集資參與人支付的利息、分紅等回報,不論集資參與人是否已先期離場,均應當依法追繳。集資參與人本金尚未歸還的,所支付的回報可予折抵本金。

  參與非法集資犯罪的被告人(包括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業務員),應當對其犯罪行為造成的損失承擔退賠責任,除應當依法追繳其獲取的傭金、提成等違法所得外,還可以責令在其犯罪行為造成的損失范圍內承擔退賠責任。

  十二、關于法律適用、刑罰裁量及涉案財物處置的標準統一

  分別在不同法院審理的同一系列非法集資犯罪案件,不同法院之間要加強溝通協調,確保法律適用統一,量刑均衡。

  非法集資犯罪案件的涉案財物以集中統一處置為原則,并按照非法集資參與人的實際損失比例發還。

上級單位(總公司、母公司)和分支機構(分公司、子公司)均涉案的非法集資犯罪案件,由本市不同法院審理的,原則上由審理涉案總公司、母公司的法院統一處置涉案財物。

  對于涉案總公司、母公司不在本市,涉案分公司、子公司的非法集資犯罪案件由本市法院審理的,應加強與審理涉案總公司、母公司的法院溝通協調,可交由該法院統一處置涉案財物;未能移送審理涉案總公司、母公司的法院統一處置涉案財物,或者因為審理節奏不統一等不宜由審理涉案總公司、母公司的法院統一處置涉案財物的,本市法院應當及時處置涉案財物,但要與審理涉案總公司、母公司的法院做好信息溝通和相關工作銜接。

  審理法院原則上應當在作出一審判決前制定處置涉案財物的初步方案,其中包括集資參與人名單、集資數額、財產查扣數額、返還本金數額、支付利息數額等。

  對于易貶值、易損耗的涉案財物,偵查機關、檢察機關以及審判機關應及時通過變賣、拍賣等方式予以先行處置。

本文地址:http://www.furgug.live/n2566c68.aspx,轉載請注明出處。

石家莊刑事辯護律師擔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辯護人進行無罪或量刑辯護,代理會見,申請取保候審;擔任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的訴訟代理人。委托律師電話:       

劉律師:135-0321-4347(微信同號)

蔡律師:133-3337-2322(微信同號)   

律所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橋西區自強路127號省招大廈10樓         

北京市盈科(石家莊)律師事務所

0 | | admin |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姓名:
字數
    水果拉霸电子